欢迎来到学优期刊网 24小时咨询电话:17138899748
学优期刊网10年服务积淀,累计发表20万份稿件,想要发表论文就来学优期刊网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论文范文 > 建筑论文 > 城市规划 >

由形态分形到秩序分形——以湖南省岳阳张谷英

发布时间2014-10-03 09:24 所属分类:城市规划 浏览:

笔者在对湖南岳阳张谷英村进行实地调研的时候,发现张谷英村的空间呈现明显的分形结构,在此之前,研究非洲聚落与分形的数学家Ron Eglash在TED大会上做

  摘要:笔者在对湖南岳阳张谷英村进行实地调研的时候,发现张谷英村的空间呈现明显的分形结构,在此之前,研究非洲聚落与分形的数学家Ron Eglash在TED大会上做的关于非洲分形数学的演讲中曾说:“……我开始收集北美以及南太平洋的建筑图案(航拍图),只有来自非洲的是呈现分形的结构。”事实上,分形的聚落在中国也是存在的,只是更多的存在于空间秩序层面而非形态层面。内在空间秩序是本质,形态只是其附属。一般情况下:聚落有分形的形态则必有分形的秩序,而有分形的秩序未必产生分形的形态。本文以张谷英村为例,通过测量、问询和查阅相关历史文献资料的方式,分析张谷英村空间呈现分形结构的影响因素,并说明研究这些因素所构成的内在秩序才是认识“分形聚落”的出发点。

  关键字:张谷英村 分形 空间结构秩序

  分形的概念、应用和意义

  1975 年,著名科学家曼德布罗特发表了专著《分形:形态,机遇和维数》,标志着分形几何学的诞生。

  曼德布罗特曾给出分形的定义:分形是局部与整体在某种意义下存在相似性的形状。这强调了分形的自相似性,但把某些分形排除在外。

  后来,英国数学家法尔科内提出罗列分形集的性质,来给分形下定义。如果集合具有下面所有的或大部分的性质,它就是分形:

  1.精细的结构,即有任意小尺度的细节;

  2.不规则,以至不能用微积分或传统的几何语言描述;

  3.具有自相似或自仿射性质;

  4.分形维数大于它的拓扑维数;

  5.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由简单的迭代给出定义;

  6.通常具有自然的外貌。

  最近几年,分形被广泛应用于数学、理化、生物、音乐、美术以至社会学科。在建筑和规划领域,分形模型被用于研究城市形态的增长、城市区域人口的聚集等。

  对于分形的意义,周海中教授认为:分形几何不仅展示了数学之美,也揭示了世界的本质,还改变了人们理解自然奥义的方式;可以说分形几何是真正描述大自然的几何学,对它的研究也极大地拓展了人类的认知疆域。

  分形是大自然的优化结构,是能量合理分配的结果。大自然中分形无处不在,所以我们甚至可以猜测,自然生长的聚落也应该也是分形的。

  张谷英村的分形形态

  张谷英村,位于湖南省岳阳渭洞笔架山下,以其建筑规模之大、风格之奇、艺术之美,称"天下第一村",至今已存在500多年。目前保留1700多座明清建筑。

  明代洪武年间,江西人张谷英沿幕阜山脉西行至渭洞,勘测风水,并定居于此,繁衍生息,张谷英村由此而得名。

  笔者在对张谷英村“王家塅”大屋空间进行测绘的过程中,发现其呈现分形的形态。

  如果张谷英村的空间按照严格的分形模式生长,应该呈现下图的形态。但由于聚落的形态不是一次性形成的,它在生长的过程中还受到空间、交通和地形的限制,所以从测绘图中不能看到它分形的全貌,只能看到它的某些片段呈现分形的特征。从“王家塅”左侧的大屋,可以清楚的看到“主轴—支轴—次支轴”的关系,这是一个院落单元经过三次递归运算的结果;而保留较完整的“王家塅”大屋,整体上只表现“主轴—支轴”的关系。

  此外,通过问询和查阅相关历史文献资料,笔者总结出以下决定张谷英村空间分形的因素。

  1、 人口的自然增长。

  主支轴反映的是人口增长的脉络。 “王家塅”主轴上的三合院原是这个家族家长生活的地方,后来他们的子孙沿支轴方向修建自己的住所。家族的家长过世以后,主轴上的三合院作为一个高等级的空间被保留下来,主轴尽端的祖堂(上堂)成了存放神龛、举行祭祀或宗族会议的地方,家族中最年长的老人可以迁到两侧厢房居住。大屋一边经历人口的自然代谢,一边进行自适应的调整,或“扩建”或在内部进行“搬迁”,仍然维持合理的秩序。

  人口自然增长是分形空间产生的原动力,但这只是一个充分条件。城市人口的增长不会使城市产生分形形态。这是因为城市里人与人之间只是一种地缘关系,而张谷英村这种自然生长的聚落,人们的关系是靠血缘和宗法制度来维系。

  2、血缘关系和宗法制度

  宗法制度的核心是嫡长子继承制。这是一种以父系血缘关系为准绳的“遗产”(包括统治权力、财富、封地)继承法。对贵族,宗法制规定嫡长子继承王位、国君位,其余的庶子一律分封出去。对于一个家庭也是如此,家长对于家庭具有绝对的控制权,长子享有仅次于父母的权利。宗法制度是绝对权利、等级和秩序的载体。

  由于宗法制度的存在,聚落的生长呈现等级的特征,等级秩序是张谷英村分形空间产生的根本原因。在“王家塅”,随着“主轴—次轴—支轴”的空间序列变化,等级依次降低。沿主轴由入口往内,随着穿过一进进的院落,等级依次升高。根据分形自相似的原理,在次轴和支轴上,肯定也呈现相同的规律。主轴上最后一进院落等级最高,统领整个大屋,它两侧的支轴通常是这个家族的长子及其所繁衍的支派。入口处的等级最低,它两侧支轴的家族在所有平行的支派中等级也应该是最低的。

  笔者曾询问当地居民,聚落采用这种空间,进出家门要经过其他人的院子,这样会不会有不便?当地人说,“都是亲戚,为什么要一户一户隔开?”最后,他给了我一个解释,“这里的人更注重人际关系。”

  我想,这肯定不是人际关系的原因,而是他们对家庭的理解与我们有所不同。在他们看来,一个大屋就是一个家庭(extended family),即包括住在附近或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家庭的祖父母、姑妈、叔叔和其他亲戚,所以他有了刚开始的反问。而对我们来讲,受居住环境所限,很难形成这种大家庭。大屋中的居民,在这个庞大的建筑综合体中共同生活了将近500年,已经消解了小家庭的概念。正如所料,大屋与大屋之间的人走动较少,有一种疏远感,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一种业缘关系。

  3、 风水理念的影响

  风水理念作用于聚落生长的始终。在聚落生长初期,要经风水师的“喝形”来确定周围山的形状、聚落的雏形以及聚落以后的长势。风水中讲求“背山面水”,“王家塅”及其附近的大屋主轴始终保持与山的等高线垂直。可见,“背山面水”的风水理念也是决定此种分形空间产生的原因之一。

  张谷英村的空间呈现分形是由其内在秩序决定的。虽然由于众多因素的限制,它的分形不是严格数学意义上的分形,也不是完整的分形,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否定了它的分形空间结构。所以,研究一个分形聚落时挖掘它的内在秩序才是关键。

  参考文献

  [1]Ron Eglash.African Fractals[M]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(1999)。

  [2]王昀. 传统聚落结构中的空间概念[M]. 北京: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。

  [3]段进 龚恺. 空间研究1[M]. 南京:东南大学出版社。

  [4]晴永知之.张谷英村聚居规律之研究[J]. 华中建筑。

  [5]李昕泽 任军.传统堡寨聚落形成演变的社会文化渊源[J].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。

  作者简介信息姓名:董世宇,性别:男学历:湖南大学建筑学硕士,出生年月:19860110,籍贯:山东省日照市,职称:在读硕士,研究方向:建筑设计及理论.

 

上一篇:旧城改造中城市设计的重要性探讨
下一篇:退休老人“带”+党员义工“引”=“最美小巷

投稿方式: • 邮箱: gzxswhcb@163.com 投稿时邮件主题请写明文章名称+作者+作者联系电话
• 电话:24小时热线17138899748(24小时)
学优期刊网 学优期刊网10年专注服务发表20万份稿件 24小时咨询热线:17138899748 我要发表论文

相关文章阅读

 
学优期刊网站内导航: 医学论文 文学论文 自然科学 社科论文 电子论文 建筑论文 工业论文 农业论文 教育论文 经济论文 综合论文